正在衰落的美国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1-05-04浏览次数 :779

2009年初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时,笔者曾在分析白宫易主的评论中指出,历史也许会证明,假如布什是金元帝国全盛时代最后一任总统,那么奥巴马将是美国下滑时期面临内外困境的首位总统。两年来的形势发展证实此言之不虚。最近美国财政亏空债台高筑闹到联邦政府无法开支被迫关门的地步。干预利比亚战事又进而复退,印证了这位力不从心的美国总统已经视对外军事干预为畏途,与当年刚愎自用的布什形成天壤之别。
一、内债外债债台高筑,武力干涉已经力不从心。
  回顾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从杜鲁门、肯尼迪、约翰逊、尼克逊、里根到老少布什,美国凭着手里的金元与大棒,一向奉行干涉主义的对外政策。先后对朝鲜、越南、格林纳达、巴拿马、黎巴嫩、索马里、伊拉克和阿富汗使用武力。但从来也没有过一位总统像奥巴马那样,对外猛然发动一场战争几天之后忽又鸣锣收兵,承认要想改变利比亚的政权是一个错误
  奥巴马这种出人意外的决策,引起了美国朝野对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的争议。《外交事务》双月刊主编基迪昂认为,过去肯尼迪与约翰逊在越战中越陷越深,既未考虑怎样取胜又无撤出的战略。布什只醉心于推翻萨达姆,从没想一想推翻之后会出现什么局面这回对利比亚究竟要保护平民还是推翻卡达菲,事先竟然缺乏明确目标。
  约翰霍布金斯大学教授曼德鲍姆则从经济角度来看军事问题,强调美国如再不控制预算赤字,将难以保证国防与外交开支,负担阿富汗与伊拉克的沉重军费,和保持美国在中东、东亚与欧洲的军事存在。
  410,基辛格与贝克两位前国务卿也在《华盛顿邮报》联名发表文章,指出利比亚无关美国根本利益,美国只能出于保护平民目的而采取有限军事行动,不应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他们提出所谓奉行务实理想主义Pragmatic Idealism)政策的主张:美国在准备实行干涉主义政策之前,必须有明确目的,审视客观条件是否有利,考虑能否获得国会与人民支持。
  其实,奥巴马本人并不热衷于军事干涉。他不过是前人放肆后人受罪,勉为其难地硬撑美国的门面而已。前年竞选总统时,他曾用“Yeswe can”一句话向选民作出承诺,以示改变美国的决心。可是两年来美国财政超额亏空,失业居高不下,民生未有改善,战争耗尽资源,累计死伤无数。无论国情或他本人处境变得越来越糟。
  在如此内外交困的情况下,难怪奥巴马要特别倚重国防部长盖茨的清醒头脑和明智决策。因为他吸取了入侵伊拉克的教训,明确反对美国过度卷入对外军事干涉,警告国人如果谁还主张对亚洲和非洲出兵,此人必是脑残之辈。 
二、今后美国政策动向与台湾问题 
  既然美国朝野一片干涉主义的失落声,那么人们是否可以认为,这个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从此就会不再充当世界警察,出兵干涉他国事务呢?那倒未必。因为出兵外国进行军事干涉与否,只是为美国利益服务的手段。它不但取决于主观意愿和能力,更取决于客观的需要。
   
总的看来,这个问题今后会有两种不同的可能。一种是,如果情势紧急,例如已成基地(卡伊达)组织另一温床的也门政府倒台,恐怖势力乘机夺取政权,使也门变成另一个阿富汗。或者将来伊朗拥有核武器之后加强对美国挑战和对以色列的压力,甚至不惜发动一场伊斯兰教圣战来讨伐基督教,从而掀起一场世纪性的大灾难。无论前者或者后者,都会迫使美国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干预来阻止这种情发生。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更为险要的情况:即使美国主观上需要出兵,却受制于客观因素而难以出兵。那就是台湾问题。
   
尽管近年来两岸关系取得很大进展,但是中共并不认同马英九不战不和不独不统的立场,并未改变两岸统一的最终目标。随着中国军力的迅速增强,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口气已显得比过去更为坚定和强硬。中国军方在为武力统一台湾进行准备时,显然已把对付美国介入作为一个重要军事部署。现在,台湾海峡的内外形势变了。中国决不允许两岸分裂状态无限期拖延下去。为了杜绝台湾独立的可能,北京必须进行以武力统一台湾的准备。
   
美国仅凭一纸《台湾关系法》就想吓阻中国止步的想法已经过时了。如果美国决心干预,则中美之间势必会爆发一场其后果不堪设想的核战争。美国是否一定要为台湾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必须有所深思和考量。中美台三方需要寻求一项现实而可行的协议,那就是两岸都接受一个中国的原则,同时又保持目前分而治之的局面,直到产生双方都可接受的解决办法为止。  
   
正是因为台湾局势在变,美国朝野的论调也开始出现变化。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前副主席欧文斯曾在英国报纸撰文指出,军售台湾并非解决台湾问题的最好办法,只有美国放弃《台湾关系法》与对台军售,才能改善美中关系与解决台湾问题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格拉瑟在今春《外交事务》双月刊中提出新的观点,由于北京坚持对台主权的不可谈判性,为了避免美中两国因为台湾问题而爆发核战的风险,美国唯有放弃台湾。前美国驻华大使与太平洋军区司令普理赫则建议美国全面检讨《台湾关系法》与对台军售,以适应形势的变化。